实不相瞒,真是受宠若惊。

脑抽沙雕小段子 — Ross和Coulson是好哥们儿

一个Coulson和Ross很早就认识而且还是好朋友的梗……其实还有好多内容想写,但是写饿了,就先这些吧。


Agent Coulson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说实话Ross有点儿开心,毕竟能给自己打电话说明还没化成灰。
‘你好啊,假死先生又出山了?’Ross接起电话调侃道,鬼知道Coulson有没有看到他曾经在他葬礼上流泪的样子。
‘情况紧急,我想你也是知道的。我就是想问问…’这回轮到Coulson不好意思了。
‘如果你是想问你的六个超级英雄还好不好的话,是的他们很好,Stark刚刚回来。’Ross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很不爽,但是毕竟还有人活着,‘说真的,你要是想的话,我甚至能让你跟他们通个话,我现在就在这儿。’
‘什么?你还在美国?哦好的我懂了。我很抱歉。’
‘没什么,他们要去救其他人了。你的超级英雄们,还有些你没打过交道的。’Ross努力让气氛愉悦起来。
‘相信他们,他们能把你的黑豹带回来。’
‘是的。谢谢。谢谢你打电话过来。’
挂了电话的Ross向那些正在开会的超级英雄看了一眼,转身走了出去。他不属于这个地方,该死的,他似乎不属于任何一个地方。
他跟Coulson有些像,又有些不一样。毕竟Coulson是主动选择了远离这个世界,而Ross感觉自己是被动的脱离了与这个世界的所有联系。
【这一段儿在妇联4上映之前就写了,然后今天突然发现了这个……就打算编完吧………】
———————————————
Ross跟Coulson的交情可以算从空军时期说起。
那时候Ross已经飞了几年长机了,算是队里的老油条。就算级别不高个头也不高,但也是凭着飞行技术在基地横着走的。
那天走廊里有人吵吵说基地出事儿了,Ross一开始也没当回事,直到听见枪声才有人通知他集合,等他集合了手下又有人通知说没事儿了。Ross骂着街解散了队伍,顺便踢了几个同样骂街的小伙子的屁股—是的军队就是这么不公平年轻人,我可以骂街你不行—然后就走到空地上点了支烟。
‘借个火儿行吗?’Ross突然发现后面有人。
‘你是?’
‘Agent Coulson’
‘Everett Ross。你是FBI的?’
‘Strategic Homeland Intervention, Enforcement and Logistics Division’
‘不是我说,伙计,你们这个名儿可真影响办事效率’Ross笑着给对方点了烟,‘你有没有遇到过还没有说完对方就开枪的?’
‘通常没有人会问我是从哪儿来的’
‘刚才枪声是你们搞的?’
‘是的,但不是我’ Coulson看起来有点儿局促
‘别担心伙计,我就是个开飞机的,只要你们瞄的不是我的油箱,我都没意见。’Ross拍了拍Coulson的肩膀,‘那祝你好运啦,Agent Coulson‘。
‘哦,也祝你好运’

Ross打死都没想到第二天好不容易休假出去又被临时召回来,更没想到第二天又见到了这个特工。
‘你好啊’ Ross在基地门口看到了Agent Coulson正在大门口等着门卫核对身份。
‘好巧’
‘对我们空军基地流连忘返了?’
‘局长派我来给昨天做个善后,’Coulson从车窗里扒出来看了看Ross,‘休假?’
‘刚请姑娘喝了杯酒,就被叫回来了,’Ross做了个鬼脸,‘先走了,祝你顺利。’
‘也祝你顺利’Coulson终于也被放行,开车奔向另一个方向。

Ross执行完任务做完报告之后正好看到Coulson的车还在外面,就站在车旁抽了支烟。
‘借个火儿行吗?’
‘你们特工出门从来不带火吗?’
‘假期还有效吗?请你喝一杯?’Coulson结果打火机点燃了一支烟。
‘行。’
‘看起来任务挺顺利’
‘看来你的任务也挺顺利’ Ross用手掐灭了烟头,Coulson也把烟按在车胎上熄灭,开门上了车。

如果两个人干的都是要命的活儿,又是爱去酒吧的人,那么这两个人注定会成为好朋友。Ross和Coulson的友谊就是从在酒吧里骂这操蛋的世界建立起来的。从那之后,他们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交集,也并没有经常见面,而且两个人都出奇的忙。偶尔一个人闲下来给另一个人打电话也多半是因为在医院里包扎着伤口实在无聊。Ross退役通知下来那天给Coulson打了个电话没人接,但是隔天Coulson就出现在空军基地门口,两个人在酒吧里叙旧并且Ross借着酒劲儿胡乱摆事实讲道理的以“我才不去你们那种名字那么长的单位工作”为由拒绝了Coulson的引荐。Coulson知道发生了很多事,但是Coulson不问,也知道Ross不会说。而他和Ross也都清楚,他总会知道的。


超级英雄出现的时候,两个人的交流越来越多,一开始是Coulson骄傲的跟Ross说他认识了Stark家的儿子,然后是尖叫着说发现了美国队长,然后又说什么神话传说都是真的……Ross觉得这个人怕不是疯了,百般嘲笑之后他得知神盾局基地被炸掉的事情,然后他看到了纽约经历的一切,他当然没有参加战斗,神干的事儿要他这CIA特工做什么。他担心的跟进的进度,喝着茶,然后就在大家欢庆胜利的时候,那个一只眼局长给他发了条信息,那天,Ross的马克杯摔的粉碎。

Coulson再出现在面前的时候,Ross下了很大的努力没有一枪把他爆头。
‘你必须得参与这件事情’
‘你怎么知道我参与了这件事情?你不是死了吗?你死后变成神仙了?’
‘我经历了一些事情。’
‘哦?你去了戒酒互助小组吗?’
‘行了Ross,这关系到全球的超级英雄’
‘是的,我知道这关系到全球的超级英雄,但是很显然你不是’Ross白了一眼Coulson继续做着手里的事情,‘或者你是?死不了先生?’
‘Agent Ross,请你,务必,让复仇者联盟团结下去。’
‘Agent Coulson,I Don’t Give A Fuck!’ Ross终于体验了一回把门拍在别人脸上的感觉。
下一秒Ross的手机响起,一条信息:我没死的事情,请帮我保密。
‘Fuck you Phil Coulson!’ Ross冲门外喊道。
‘谢谢你’ Coulson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Ross后来不是没有帮忙,但是他是谁呢,一个CIA的特工,CIA可没有神盾局那么野路子。他哪儿能管得了全球超英大团结的事儿。
再后来,Ross原谅了Coulson的假死。
而原谅他是因为,Ross自己也死了一回。
于是Ross开始骄傲的跟Coulson打电话说,自己去了个神秘的国度,还认识了国王和公主,还开飞机参加了战斗,他们的国王特别厉害,他见到的振金可比你那个美国队长的盾牌多得多,他们的国王救了自己,他们之前的雇佣兵竟然是国王的亲戚,他们的国王差点死掉,但是我们大家又救回他了。。。。。
‘Everett,不要说他们的国王了,你就说是你男朋友吧’
‘去你的Phil,他可是黑豹’
‘噢操 所以黑豹是你男朋友?你有一个超级英雄男朋友?’
‘是啊,我觉得我现在似乎得操心操心超级英雄大团结的事儿了。’Ross在另一边笑着说。
‘如果我们不是用的加密线路,我真想给你录个音。’
‘去你的吧,你个外星混血。’

—————————————————
大概是,完了。

作者脑抽后的沙雕小段子——巧遇前空军同僚

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突然就想去这么一个………沙雕小段子来………
故事涉及Captain Marvel和Black Panther以及妇联3的化灰设定。


Ross知道发生了什么,毕竟当你身边的一半特工都化成灰了之后你不得不考虑之后的工作到底要怎么做,F***,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现在联系不上那个人了。去他妈的工作,去他妈的特工生活,去他妈的拯救世界。这十年Ross真的是受够了这狗屁生活,这可不是演电影,导演喊个cut一切就都结束了,受多少伤留多少血都是假的,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土就什么事儿都像没发生过一样。然而生活不是电影,生活他妈的要操蛋的多。他现在联系不上那个人了。

当他的上司化成灰,全站幸存特工都在眼巴巴的看着他的时候。总是得想点儿什么办法让自己显得没那么有感情。

Ross决定去找找复仇者们什么的。他连开场白都想好了,啊,你没化成灰啊,真巧,我也没,请问你知不知道瓦坎达那个国王在哪儿?划掉,重来。啊,对不起上次对你们态度不好,你们能帮我找找瓦坎达那个国王吗?划掉,重来。啊,你们打算怎么干?需要帮忙吗?

Ross想了一路,等真的到了复仇者基地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Carol Danvers, 也许应该加个括号注释?牺牲了现在又复活的那个空军前辈?竟然是给自己开门的那个。

“Major” Ross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竟然冲着对面站着的这个人敬了个礼,上帝啊面前这个人当时可是全队的梦中情人啊。

“你认识我?”Captain Marvel倒是觉得有些奇怪。

“如果你是Carol Danvers的话,是的我认识。”这真的太他妈奇怪了!Ross觉得自己脑子快化成灰了,这个世界上到底有多少复活的?那个复活了却神秘兮兮的让自己保密的美队粉头儿,还有他们神盾局那个一只眼局长,哦,还有他自己。准确的说。不知道瓦坎达那个国王现在到底他妈的在哪儿。

“所以你有听我说话吗?你要进来吗?”Captain Marvel觉得面前这个人好像根本没有听自己说话。

“好的,谢谢。其他人在吗?”

“有几个…如果你一定要找人类的话可能不多” Captain Marvel觉得面前这个小个子好像有点儿魂不守舍的。

“谢谢。”Ross跟着往里走。

“所以我说,你认识我?”

“哦,是的。空军,我以前也是。”

“以前的事情我不太记得了,抱歉“
“啊不,你不认识我。我只是个新人,那时候。后来你就牺牲了。我那时候还是僚机呢。“

“看来你干得不错。“

“是,你牺牲之后第二年我就飞了长机“

“酷“

“抱歉,我不该总说你牺牲了这种话,毕竟你现在还活着。。。还更有。。。活力了。。如果要我说的话“ Ross支支吾吾的跟着Captain Marvel进了基地的实验室。

“哦谢谢 “Captain Marvel带Ross走进实验室后突然回头在Ross耳边说 “你也更帅了”

Ross觉得自己瞳孔都要放大了。

“是的,我记得你,Everett,那个在长机右侧做滚筒飞行的家伙“ 【这是个中国空军的真事儿噗】

“所以你是记得我当着全队做检查的样子。“

Captain Marvel笑了笑,没有回答。


—————————

Ross甚至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倒是很感激,一群什么都会的超级英雄竟然要自己来开飞机这件事情,虽然他后来发现那飞机可以自己开,因为他中途在瓦坎达下飞机之后,飞机瞬间就又飞走了。

瓦坎达的一切都不一样了,Ross不知道怎么的就被推上了代理国王的位置上。然而面对着这些绝望的人民,Ross觉得自己没有借口推辞。他觉得自己能这么毅然决然的接下这个重任大概是因为他相信T'Challa还会回来的,上次他得知T'Challa掉下瀑布自己还有些不知所措,但是这次他觉得自己有信心。

——————————

看到T'Challa的时候Ross觉得自己好像哭了。在跟T'Challa拥抱的时候他抬头看到了Captain Marvel似乎在朝自己笑。太奇怪了。这都是什么事儿。

“Captain Marvel跟我提到她曾经跟你在军队里有一段友谊?“

Ross听到T'Challa的第一句话是这个简直想从瀑布上跳下去,“没有。没有友谊。只是上下级关系。而且还不是直接的上下级关系。“

“那看起来我不需要担心什么了。不过说真的,你可真的招超级英雄的喜欢啊。“

“我很高兴你回来了,国王殿下“ Ross觉得从灰变回来的国王变得腹黑了。

“我也很高兴再次见到你,Agent Ross。” T'Challa当着全宇宙超级英雄的面儿吻了他。而Ross的内心想的却是,这是我第三次在Major Carol Danvers面前丢脸了。

—————————————

Captain Marvel当然记得,上次地球之行之后她就什么都想起来了。这个小个子空军当年是全队最有天赋的一个。当然,一开始大家都是一心以为凡事都公事公办的。军队里没有性别之分,只有上下级。

但是给他们上过几次课之后她就发现这帮小兔崽子一个个的没一个百分百把心思投入上课的。Everett算是最认真上课的那一个,所以她才觉得这孩子是个人才。

只是后来Rambeau跟自己说,这帮小子私下里开了个赌局看谁先追上自己,于是为了打消这帮人的念头就随后说了一句,谁能在下次飞行的时候不给长机打报告就做个滚筒飞行,就考虑跟他约一次会。本来想着这帮小子要么是没那个技术要么是没那个胆子,这一学期的课也就这么安安稳稳的过去了就完了。

没曾想,竟然随后就在全队通报批评大会上看到了个那个家伙。更没想到,那个家伙一脸严肃认真的做完检查之后就夹在一群嬉皮笑脸的人群之中从自己面前走过了。

“那小子应该只是个女权主义者“ Rambeau曾经开玩笑说,“要么就是不想让他的战友白白牺牲在一次泡妞飞行事故上。”

呵。Everett Ross。

完。

【豹玫瑰】Safe House 2

2.
作为南非三个首都之一的开普敦,街头景象其实和其他发达国家的大城市没有什么两样,喧闹的人群,来来去去的车流。一个穿着帽衫带着棒球帽的年轻人穿越过人群进了一家酒吧,他在一个服务生耳边说了什么,便被带到后面的包厢中。
‘Alec?’包厢中已经坐着一个年长一些的白人男性了。
‘是的,我是,所以你真的叫快递员?’
‘我是Wakanda的叛徒,你懂吧?希望不会冒犯到你,但是我没名字。不过你如果不方便的话,就随便想个别的吧’
‘不需要了。’
‘所以?’
‘你把振金交给我,我把钱给你,你躲着你们Wakanda的追杀,’Alec举起手中的酒杯示意了一下,喝了一口,‘祝你健康,我回MI6交差,就这么简单’
‘是的,祝我健康吧,你们这次买的这点儿振金可干不成什么大事儿,难不成你们还有别的货源?还是已经有哪个倒霉蛋儿供货商没了命你们才找到我?’
‘如果你没吃过苹果,第一次买苹果,也不会买很多吧?’
‘这么这是你们第一次买苹果?我该期待下一次吗?’
‘对于你?应该期待。我?我可不期待下次还轮到我交接,我并不喜欢这差事,你知道,很多人都盯着这次交易呢’
‘那我们就换个地方去取货吧’

T’Challa预料到了这次交易不会这么简单,不然他也不会主动请缨要求参加这次行动,而这也是他第一次在海外执行任务,T’Challa觉得自己势在必得。他虽然是皇室的王子,但是自从出生就没有过过一天娇生惯养的生活。Wakanda的振金被盗一直是父亲的一块心病,为了追踪窃贼的行踪Wakanda调配了大量人力,种种迹象表明对方是个白人,经常出现在英美之间,而自从二战时期Wakanda徘徊于隐藏实力与出手干预的决策之间时,决定低调贡献出的一小块振金起,英国和美国就多多少少对于这种稀有金属有些窥探。Wakanda觉得这次行动可以引出那个窥探振金资源很久了并且还付诸实践了的的组织,无论是政府还是私人,他都希望能揪出那个头儿来。
虽然期待了很久,但是没想到对方来的这么快,他与MI6派来的人刚出门就发现了被人跟踪。
‘你看,我就说这不是个好差事吧,’两人刚上车就发现情况不太对劲,‘我发誓这跟我没关系,要么就是你们Wakanda的人盯上你了,要么就是第三方。’
‘而你一点儿都不怀疑是你们的人泄露了这次交易?’T’Challa已经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了枪。
‘不,我怀疑,但是我并不知情好吗?’Alec已经听到T’Challa手中的枪被拨到击发状态,‘别这么对着我,我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
然后随后就是一声枪响,T’Challa迅速反应,而Alec已经被一击毙命了。失去驾驶的车子左右乱撞,T’Challa用力把住方向盘,最终车子在连撞了三辆车之后停了下来。
T’Challa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快并且这么直接的行动,他迅速从Alec的口袋里拿出他的枪和钱包,然后溜下车,顺着人流若无其事的走着,一边走一边翻看Alec的钱包,然后拐进一个巷子,把自己溅了血的卫衣脱下来扔掉,只剩一件短袖,重新戴好帽子。
恰好穿过一条巷子遇到了游行示威的民众,T’Challa顺势躲在人群中。但是对方似乎都是经验丰富的杀手,即便躲在人群中,T’Challa也意识到还是有人正在跟着自己。于是迅速跑近旁边的集市,就在杀手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时候,T’Challa突然掏出枪冲着地面开了几枪。
听到枪响的人群四处逃散,T’Challa终于也随着人群跑远,最终躲开了追杀。T’Challa找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戴上串珠,打开了联络器。
‘计划有变’
‘看到了,你快回来,我派人去接你,’Okoye在另一边说道。
‘不,与原计划并没有太大的偏差,我觉得我们可以继续行动,挖出对方的信息。’
‘没有‘我们’ T’Challa,现在没办法马上给你派多余的人手’
‘我不需要多余的人手,我只需要父亲批准我接下来的行动’
‘行动?你是指在大街上送死吗?你现在连MI6的边缘都没有探到,而且还不明确第三方的底。’
‘不,我觉得MI6这条线没有意义了,我要去找CIA,他们是出价排在MI6之后的,按道理MI6交易失败了,我就应该去找下一家。我要借着CIA的保护揪出那个窃贼。’
‘如果有任何情况,马上联系我。’
‘放心,我不会暴露的。’
‘不,你的安全最重要,必要情况下可以使用非常规武器。’
‘代问我母亲好,让她别担心。’
‘那你最好别做出什么让人担心的事情。’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一直在监控我。’
Okoye没回话,笑了一下切断了链接。T’Challa拿出电话,发出一条信息。

【CIA总部】
一间中等大小的控制中心瞬间挤满了人。
‘好,现在的情况是,货源原本的买主掉线了,这个自称快递员的贩子现在在开普敦孤立无援,希望与我们交易。’一个女性的声音响起,整个屋子都安静下来。
‘可信性?’
‘我们在开普敦的特工已反馈了不久前市中心发生的枪击事件,基本可信。’
‘我们就这么直接接手交易了?’
‘David,别疑神疑鬼的。你知道上头对这次交易期待有多高,竞价失败之后他们恨不得吃了我。’
‘那你就派人去交易啊’
‘我们可以验货的人8小时之后才能到达开普敦,我先派人带他去安全屋。’
‘wow,我就知道我不是来这次会议做旁听的。’
‘够了,David,安排安全屋,Catherine,安排你的人先送货。’这时响起了另一个声音。
‘是,头儿。’
‘一旦人到我们手中,主动权就是我们的了’
‘是,头儿’
‘任何和快递员下落有关的通讯都要严格控制。’
‘对接的安全屋是哪个?’
‘7-R安全屋,长官’
‘向安全屋管家通报情况,有重要人物要来,切断安全屋的通讯,直到我们的人离开才能恢复通讯。’
‘是。’

安全屋中的Agent Ross百无聊赖,戴着耳机打着壁球的他,花了五秒钟才意识到安全屋的电话在响。
Everett迅速奔向控制室,接起电话‘这里是管家’
‘有一个临时的预定。’
‘何时入住?’
‘今晚某个时间。Freeark保险公司’
‘明白!’
挂断电话的Everett迅速前往设备库检查设备,枪支弹药,关押室运作正常,审讯室运作正常。
控制室屏幕上闪现出的信息显示安全等级为4,意味着来人为重要人物,一切行动需格外谨慎小心。Everett觉得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

不得不承认,CIA的动作比MI6可要快的多,T’Challa自嘲的想,此时他正坐在CIA的车上,来人已经跟自己解释了,会先把自己安排到安全屋,随后会安排验货人来交易,并在18小时内把自己送出南非。18个小时,他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
写了两节…还没碰面………我也是无奈了。

【豹玫瑰】Safe House (1/?)

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为什么要开坑………可是我忍不住啊啊啊啊啊啊……【被欲望支配的恐惧

说明:本文根据电影Safe House (USA, Dir. Daniel Espinosa, 2012)改编。主要结构跟电影一致,但是情节会不同,有些跟其他配角的台词合适的话会直接搬用,人设有些变化。

1.
开普敦的清晨,年轻的CIA Agent Everett Ross娴熟的从早已熟悉的店家手里接过咖啡,走进旁边的一幢办公楼中。Everett推门走进漆黑的门厅,停在门口,拿着咖啡的手抖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打开了电闸。顿时室内的灯都亮了起来,空无一人。门厅的布置宛如一家公司的接待处,Everett环顾四周,走向另一个门,输入密码,面部识别匹配,一扇厚重的门缓慢打开,同时发出了机械的声音,门后是一条漆黑的走廊。
Everett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咖啡,走了进去,灯应声亮起,身后的门随着机械的厚重的声音自动锁上了。Everett从地上捡起一颗壁球,一边走,一边喝着咖啡,另一只手一边把球扔到墙上,球弹回来,接住,再扔出去。直到走进一间布满监视器的控制室,放下咖啡,Everett一手巅着球,一手拨通了电话。
‘卫星通讯检查’电话另一边自动回复传来录音的声音。
‘Echo Nine Three Victor Echo Two(E93VE2)’Everett有条不紊的回答道,进行身份确认。
随后电话中传来另外一个声音,‘行动中心’。
‘这里是编号7-R安全屋,已开门’Everett拿着电话走进储物间,确认冰箱中的药品和血袋正常,柜子中的武器数量正常。
‘确认。’电话另一边虽然已经是真人在回话,但是Everett觉得跟之前的录音没有什么区别,听起来是一样的毫无感情。
‘有提前预定的吗?’Everett问了这个问题一年,老实说他似乎已经不抱有什么期待了,但是又总是希望对面能给一个肯定的答复。
‘没有任何登记。’对方第一个字说出来之后,Everett就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句F**k。
‘临时需求呢?’
‘没有,三小时后再次确认。’
‘明白。’Everett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这个词还没说完对方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Everett回到监控室,重重的坐在椅子上,看了一眼屏幕上空荡荡的每个房间,喝掉了手边的咖啡。他来到了训练室,打沙袋,练射击,Everett觉得从三个月之前开始,自己就越来越对出现在面前十米处的铁皮假人下不去手了,‘嘿,兄弟,今天过得怎么样?’一声枪响,子弹从假人额头上原有的枪孔中钻过,‘不太好是吧?我也不太好,’连开三枪后Everett把枪扔到了桌子上。他盯着不远处的靶子,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他在读大学的时候就被CIA相中,但是他需要历练,所以他去了空军,退役后他觉得自己的各方面成绩足够证明自己的能力,甚至招募自己的CIA前辈也夸奖自己的各方面能力很强。但是现实又如何呢?他独自一人在这个鬼地方守着CIA的安全屋,一年过去了,Everett觉得自己的时间静止了一年。
‘F**K!’Everet本已走向训练室的门口,骂了一句又转身走回来,拿起桌上的枪,拆卸,放好。
‘至少你看起来不像是个人’Everett戴上了耳机,把音量调大,走向了一旁的沙袋。

三小时后,重新联系确认没有任何任务之后的Everett再次戴上耳机,拿着那颗壁球,随便找了个房间坐在了门口。Everett看着那颗球被自己扔出去,打在墙上,又弹回来,再扔出去,再弹回来,他不断变换着扔球的角度和力度,但是每次都让球弹回来。Everett用力把球扔到了对面的墙上,球迅速弹回来,他没接,球从身边开着的门飞了出去。Everett听着球飞出去之后又弹了两下,然后没有动静了,现在唯一发出声音的就是头上灯管里细微的电流声,他叹了口气,拿出手机拨出了一通电话。
‘Everett?你竟然用手机给我打电话?’对面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别担心,我加密过了。’
‘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我从来就没有不担心过’
‘担心你的胆固醇过高吧老头儿’
‘你怎么听起来跟我老婆似的,开普敦发生了什么事儿吗?’
‘没有,什么事儿都没有,只是想跟你说一下我更新了监视对象分析,现在已经完成了。’
‘监视对象的更新是调离时候才需要提交的报告’
‘对,所以我什么时候可以调离?’
‘你在哪儿呆了多久了?’
‘12个月’
‘四个月之后再来找我吧’
‘David!我在这里要无聊死了!英国那个职位批准了吗?’
‘一个职位,48个申请者,按资历排你排第48。每个人的驻外经验都比你强。’
‘我天天在这个地方,我能有什么经验?!我整天看着空房间,对着同一个靶射击,打着同一个沙袋!我的所有调离申请都被拒绝了!是你亲口说的你觉得我很出色,很优秀,你去跟上级说说我的情况,我真的准备好了,我准备好出任务了。’
‘Everett,我知道你心急,但是CIA有调动条例,我会向上级反映你的情况的,但是我不能跟你保证任何事情。’
Everett没有说话。
‘听着,Everett,我要挂电话了,我会帮你的。明白?’
‘是的,我知道。’Everett挂断电话,随手把电话扔到地上,捡起壁球,又坐回刚才的位置。
南非有十一种官方语言,英语,南非语,科萨语,祖鲁语等等。已经在开普敦‘工作’了12个月的Everett已经基本掌握了南非语,准备开始学习科萨语。他打开了耳机,每听一个单词,就把手中的球扔到对面的墙壁上,然后在球弹回来之前默念听到的单词。他学习速度很快,David很早就指出过这一点,但是他现在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要学这门语言。

--------
因为这两个月在准备年审,应该会更得很缓慢…………本来不想开坑的……控制不住啊啊啊啊………

记个脑洞

看Safe House的脑洞………

还是新人的Agent Ross被安排职务为“安全屋负责人”,也就是每天按时驻守在空无一人的CIA某安全屋中,日常工作就是检查通讯正常,补给正常,然后每三小时给上级打电话询问是否需要安全屋,一年来都是没有安排……因为工作单调,并且平时只有他一个人,而且毫无发展机会,Ross一直申请希望调动到其他岗位,但是并不被重视……
终于有一天,上级打来电话,说要安排任务。结果满心欢喜的Ross迎来的人物竟然只是照看一个来自第三世界国家的王室成员的安全而已………看着仅由一名特工送来的T'Challa,Ross觉得这根本就不是自己期待已久的工作机会,而来送人的特工对Ross职位的冷嘲热讽和对这次任务的不重视更是让Ross倍感受挫。
于是在特工走后,只剩下Ross和T'Challa,Ross就一直没给他好脸色……T'Challa也是一副老子不在乎……
直到事情完全没有Ross想的那么简单,各种人试图追杀T'Challa……两个人最终决定合作来度过这次危机………(这里是故事的重点)

事情解决之后,T'Challa回到自己的国家,Ross也终于升职……两人便毫无联系。直到几年之后………在联合国,两人再次相遇………再续前缘……这里不重要了。

嗯,先这样吧。

@套子东 支持一下!潮爷戏里戏外和孩子们……还有一个动图发不粗来………

【脑洞】含妇联3剧透!!!!的脑洞

只是个脑洞……
剧透慎入
剧透慎入
剧透慎入

剧透慎入

剧透慎入

剧透慎入

剧透慎入
剧透慎入
剧透慎入
剧透慎入
剧透慎入
剧透慎入
剧透慎入!!!!



黑豹灰了之后,Okoye紧急联系了Everett……摄政王登场……
在Wakanda一半人认为国王已死该选新国王,一半人认为事情远比这复杂的情况下……Everett一边安慰伤心的Shrui和妈妈,一边应付Wakanda一些想要争夺国王之位的人,一边还得跟仅存的超级英雄们合作制定下一步战略计划………
然而,在有限的休息时间,Everett总觉得自己房间墙壁上那道裂缝意义非凡………在夜深人静的时候……Everett似乎能听到墙壁另一端传来的声音………

墙壁的另一端当然就是黑豹啦噗………黑豹与其他超级英雄们在另一端………于是两端的超级英雄们就通过仅存的黑豹和Everett之间微弱的联系………试图搞清灭霸这波响指操作的可逆性………

跑了………

写完一个文觉得神清气爽……换个头像,改个名字………继续投身豹玫瑰的战斗……以及……潮爷吹的征途………

【豹玫瑰】背叛(16/16)正文完

16.
睁开眼睛之前的Ross内心十分忐忑,他知道这是个说不清楚的事情。自己做了噩梦,T'Challa就出现了,自己默许了,T'Challa就躺过来了。他很感激T'Challa昨晚什么话都没说,但是总归需要有个人先说点儿什么,Ross莫名的觉得自己可能会是那个人,即便他万般的不乐意。
Ross长舒一口气睁开了眼睛,T'Challa已经不在了。庆幸?还是失落?Ross有点儿理不清。什么理智,经验,准则的,在这里全都用不上。Ross从小就是一个很善于自己给自己创造安全感的人,环境所迫,小时候的他就学会了用玩笑和自嘲来保护自己,长大后的他又逐渐学会用在大学时期的学习来保护自己,用在军队练出的体能保护自己,用在CIA磨练出的各种技巧保护自己。Ross个人的人生尽力中学到的准则就是,防患于未然,也就是说为了避免受伤,就要把自己的情感封锁好。但是这次,可能要败了。
Ross皱着眉头从床上起来,换好衣服。他并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况且时间尚早。Ross推门准备出去,看到了门口的侍卫,Ross还没打招呼,对方先说话了,陛下说等你醒了可以去找他。随后就带着Ross走了出去。
Ross认得这个地方,据说是Erik临终前最后来的地方,‘T'Challa’
‘Everett,’T'Challa转过身来,‘你错过了日出’
‘你应该叫我的。’
‘没关系,以后还会有机会的。’
‘T'Challa,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
‘我也这么想。’
‘那你先说。’
‘还是你先说吧。我有一种预感,你说完之后我就不用说了。’T'Challa说完转身看了看远处刚刚升起的太阳,今天的天气格外的好,但是早上依旧有些冷,T'Challa很满意有人给Ross披了条毯子,还是蓝色的毯子,让他想起了过去。
‘T'Challa,’Ross有些局促的拽了拽身上的毯子,其实他并不冷,说真的现在他开始觉得热了,但是他紧张的时候就想做点儿什么,在拽拽身上的毯子,和踢踢脚下的石子之间,Ross觉得还是选择前者显得没那么孩子气,‘我很感激,你所做的一切。’
‘包括昨晚?’T'Challa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包括昨晚。’听到Ross肯定的答案T'Challa瞬间觉得放下心来,其实T'Challa很早就醒了,看着怀里熟睡的Ross他觉得内心很矛盾。一方面他觉得事情就是顺其自然的发生到了这个地步,也应当顺其自然的继续发展下去,但是另一方面他觉得即使他们已经是成年人了,不需要青少年那些所谓互相承诺的把戏,但是他毕竟是个国王,可能在Ross眼中还有些古板,事情没说清楚总是让人觉得不踏实的。
‘我…..我…..嗯……’Ross把毯子越拽越高,但是话却在脑子里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
‘那还是我先说吧,’T'Challa看着Ross快要拿毯子把整个人罩起来了,一个箭步走了过来。
‘那你说吧。’隔着毯子传来了Ross嘟囔的声音,虽然几乎全部脸都被毯子遮住了,但是T'Challa可以看到面前这个人逐渐变红的耳朵。
‘好,那我先说,’T'Challa没有管毯子的事情,一把把Ross拽到身边,隔着毯子快速了给了Ross一个吻,然后松开手后退一步,‘我说完了。’
Ross瞬间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早就已经在韩国的时候就死了,或者是昏迷不醒?而这一切都只是死后的什么奇怪的灵魂一日游或者是昏迷后的幻觉?
‘该你说了,Everett。’
Ross清楚的听到T'Challa传来的催促,猛地拽下毯子,盯着T'Challa,Ross什么都没说,只是看着眼前这个人,眼前的人此刻也正盯着他,等着。Ross突然觉得,阳光从T'Challa身后照射过来的样子,很好看,‘我就知道在Wakanda治病没那么简单,不过还好这笔买卖挺划算。’Ross觉得自己这句话说的蠢透了,像个争强好胜的十岁孩子。
‘不,这不是什么生意,唔’T'Challa话还没说完就被Ross堵住了,T'Challa怎么会想到这种时候了Ross还会开玩笑,还是这种难懂的玩笑,谁会开这种玩笑啊?只有他的Everett会开这样的玩笑。想到这里T'Challa笑了一下,察觉到对方在笑的Ross有点儿慌的想要挪开,却被T'Challa抱住,‘已经落锤,没的反悔,’T'Challa含糊的说了一句,再次吻上了Ross,没有毯子隔着。

不小心黑进T'Challa的Kimoyo串珠的Shuri觉得可以让哥哥在加州给自己也建一个实验室,然后再让Ross带自己去科切拉音乐节,或者迪士尼什么的。

----
完……感谢大家的不离不弃……终于写完了……因为最近好忙,决定草草收场。
车……是开不动了……
其实当初写这篇文章的初衷大概是因为,我的一个非裔同学在聊起黑豹这个电影的时候觉得Ross是一个特别弱特别多余的白人角色……而我表示不服………毕竟粉丝滤镜似酒瓶底厚一样的我看到的满满都是Ross的优点……
这里要感谢法师太太的鼓励……感谢大家的回复……
以后……想写欢乐短段子🤦‍♂️

【豹玫瑰】背叛(15/?)

在看完昨天马甲太太那篇文之后……整个人都沸腾了………鸡血般的码字……
马甲太太那篇文写得简直太美了!!
至于我就……努力写完它吧………🤦‍♂️


15
联合国总部最大的会议厅。Agent Ross身着正装站在会议厅的最后一排的角落,虽然衣服上别着的是美国国旗的徽章,但领带显眼的红色与台上正在讲话的T'Challa肩头的披巾颜色很搭。Ross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故意这样准备的,但是他很满意,即便现在这个会议厅里有很多人戴红领带。此时此刻Ross眼中只有T'Challa,他满脸笑意的看着台上人,T'Challa正在向世界传达着Wakanda的理念,T'Challa自信的眼神扫过场下在座的每一个代表,最终对上Ross的眼睛,T'Challa的视线停留在Ross身上,Ross笑意更浓了,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果然,在场的来自发达国家的代表质疑Wakanda能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Ross笑了更明显了,他看到T'Challa脸上闪过的一丝得意,他应该骄傲,Ross心想,因为Wakanda会改变这个世界,一定会,T'Challa能够做到这一点,That's my man。
[场景来自黑豹片尾彩蛋]
------------------------
十天前。
Ross抵达Wakanda的一刻就被T'Challa勒令Shuri带去了实验室,而T'Challa自己则去见早已等候在议会厅的长老们。Shuri在帮助Ross躺好麻醉并且设置好治疗程式之后也离开前往会议室了。Ross再次醒来的时候T'Challa已经在身边看着他了,Shuri则在一旁试验台上自己摆弄着什么。
‘一切都好吗?’
‘你在问我吗?你才是躺着的那个。’
‘你知道我不是问的那个。’
‘很好,长老们希望我带他们转达歉意和欢迎。母亲很担心你,我告诉她晚一些我会带你去见他。你感觉好吗?’
‘再好不过了,’Ross尝试着坐了起来,然后从治疗台上跳了下来,但是落地并不是很稳,幸好有T'Challa迅速扶住了他。
‘小心一点’T'Challa在确认Ross站稳之后松开了手,他知道Ross不需要过多的保护,‘你伤了很久,肌肉也需要恢复记忆。’
‘我觉得我可以去拜访你母亲了,如果你能给我找一套合适的衣服。’
‘放心,早就准备好了,’T'Challa伸手牵住Ross的手腕,‘走吧。’
Ross有点儿想挣脱T'Challa,但是他现在还没有适应重新走路的状态,反而在抽出手的时候晃的更厉害,T'Challa迅速做出了反应。
Shuri从实验台上回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哥哥一手抓着Ross的胳膊,一手绕过他的身后扶住他的肩膀,‘Everett,我已经治好你了!接下来短暂的恢复工作交给T'Challa了,你俩快离开我的实验室,不要在搞科学的地方唧唧歪歪。’然后Shuri就满意的看着T'Challa扶着那个红着脸的小个子白人离开了。Shuri觉得是时候跟T'Challa提出扩建实验室了。

‘告诉我’
‘什么?’T'Challa此刻正站在更衣室外面等着Ross换衣服。
‘会议没那么顺利对吧?’
‘没什么需要担心的’
‘对于Wakanda的长老们来说,我根本无法自证清白对吧?’Ross走了出来,他已经换好了衣服,除了稍有疲惫,完全看不出不久前他还处在濒死状态,‘我不想多管闲事儿,T'Challa,但是Wakanda经历了这么多变故,你又刚刚恢复国王的位置,我不希望在这种时候你的威望受到这种小事的影响。’
‘小事?’T'Challa看着站在面前的Ross,脑子里闪过的是刚才会议上长老们小声的怀疑,而他因为太想回来见Ross甚至都没有好好解释在美国发生的一切。他知道他是国王,他可以做的决定,长老们也不会因为这件事情就质疑他作为国王的能力,但是他不希望Ross遭受到任何质疑,他不应该再经历了那么多之后还不受信任,‘Everett,我差点儿杀了你,你差点儿死在路上,差点儿死在手术台上,你差点儿死在我怀里!这不是小事儿!’T'Challa一字一顿的说完,没有给Ross反驳的机会,他转身走向门口,打开门,跟门外的侍卫说了什么,又关上门走了回来,‘Everett,我们先去见我母亲,然后我们一起去跟长老们开会,我今天就要把你所谓的这件小事解决,以后没有人可以再对你提出任何质疑。’T'Challa说完不等Ross反应就一把抱住了他,‘我看着你经历了那一切,Everett,而那一切里那没有一件是小事’
Ross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搞得有点儿懵,他没想到T'Challa反应这么大。毕竟现在对于Wakanda来说,对外开放才是大事儿,但是在T'Challa抱紧自己的时候,Ross甚至能感觉到T'Challa说话时传来的震动,他觉得很安心,‘也许你可以告诉他们美国的特工没有Wakanda的特工那么厉害,美国的医疗水平也没有Wakanda那么优秀,所以我不会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哈,’Ross本意是想开句玩笑缓解一下气氛,不过当他在T'Challa松开自己的一瞬间看到他眼中似乎有泪的时候就觉得这不是什么成功的玩笑,‘我们去见你母亲吧。’Ross觉得自己应该转移一下话题。

‘我很抱歉,孩子,我真的很抱歉’Ramonda在见到他的一刻就过来抱住了他,在他们还没回来的时候,Shuri每天都会跟她说起他们在美国的情况,Ramonda是经历过很多事情的人,但是她知道近几个月来发生的事情会对Wakanda造成怎样的影响。她不是那种高高在上的皇室王后,只顾把儿子培养成合适的王位继承人,她了解自己孩子的一言一行。她知道自己的儿子跟面前这个孩子很投缘,他们相互信任。出于对国家的考虑,Ross是会对Wakanda的未来起到重要作用的人,出于对家庭的考虑,Ross将会是对自己儿子的未来起到重要作用的人。Ramonda觉得应该感谢Bast让这二者之间没有冲突。
Ross有点儿不知所措,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在有T'Challa在,‘母亲,你看到了Everett现在恢复的很好,想必已经有人通知你了,我等下召集了长老们开会。’
‘是的,我知道,我也会去的。’Ramonda不能说T'Challa如此着急的想要开会是不是太匆忙,但是她知道T'Challa是不会忍受那些质疑的,她要做的就是帮助自己的儿子消除那些不必要的质疑和麻烦。

会议结束之后T'Challa才觉得自己的决定可能有点儿草率,会议进行的很成功,当长老们看到Ross的伤情报告和少部分刑讯视频之后没有任何人再提出质疑,甚至在会议结束之后还有几位长老过来跟Ross握手致谢。但是T'Challa觉得自己犯了个错误,他没有考虑到Ross对此的感受。T'Challa看到能够行动自如的Ross就想当然的认为一切都好了,但是他忘记了妹妹很早以前就说过的高科技只能治好物理伤害。当T'Challa把Ross当时被审讯的情况告诉大家的时候,他分明注意到了坐在一旁的Ross绷紧的肩膀和攥起的拳头,但是他那时太过激动了,他急于证明Ross的清白,他的价值,他急于让所有人了解Ross的珍贵之处。
两人相伴走回房间的时候,Ross一直都没有开口,他有些生气,控制不住的。虽然他一直都在试图说服自己如果想要获得Wakanda的全部信任这是最直接的途径,但是那些并不是很愉悦的回忆让他觉得自己的焦虑症都要犯了。如果他在会议当场焦虑症发作那些长老们会怎么想?谁会想要把自己国家的外交大事交给一个时不时就会控制不住颤抖的人呢?对于他们这种人,身体素质是可以训练的,有时候心理素质才是考核硬指标。常年的特工工作让Ross十分戒备向外界袒露真实的自己,哪怕是很小的方面都不可以,哪怕只是他那些小的开笑话的才能,他都不会对外人随便发挥。他可是一脸严肃的唬过美国队长的人。
T'Challa一直送Ross到房间门口,‘那你就,早点休息吧,今天辛苦你了’
‘谢谢。’这是Ross自从会议开始一直到现在说的第一句话。
‘有什么需要的就叫我,用那个’T'Challa指了指戴在Ross手腕上的Kimoyo。
‘谢谢。’Ross笑了笑,转身回了房间。
T'Challa想跟进去,但是现在他想不到任何理由。

Ross脱下外套后发现里面的衬衣已经湿透了,胡乱洗了个澡就躺下了,他考虑了很久决定让灯开着。
虽然已经回了Wakanda,回到了自己的家,但是T'Challa突然发现自己有点儿焦虑,过去的两周多,T'Challa都是陪在Ross病床旁的,今天突然变成了自己独处,T'Challa倒不习惯了起来。想着想着T'Challa就走到了Shuri的实验室。实验室灯全都开着,而且大声的放着音乐让T'Challa一阵恍惚,‘Shuri’
‘咦?你怎么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Everett不要你了吗?’
‘你不是已经治好他了’
‘哥,如果你想的话,我也可以给你创造一个继续照顾他的机会’Shuri一脸坏笑的拍了拍T'Challa的肩膀。
‘别闹了Shuri。’T'Challa叹了口气。
‘说真的,哥,我觉得Everett现在比之前更需要你,但是以他的脾气,他不会承认的。’
‘所以我更不能去烦他。’T'Challa开始觉得心烦意乱,Shuri完全都是在火上浇油,并没有起到任何积极作用。
‘现在,请你离开我的实验室不要烦我,’Shuri把T'Challa推到门口,‘T'Challa,明天,我会要求你扩大我的实验室。’Shuri说完没等T'Challa反应就关上了门。

就在T'Challa终于挪回自己的房间整理完毕准备睡觉的时候,自己的Kimoyo串珠突然亮起了指示灯,随后显示出了Ross的影像。T'Challa只看了一眼Ross蜷在床上发抖的样子就冲出了自己的房间。T'Challa用了最短的时间到达Ross房间的门口,却花了好几倍的时间才推开门走了进去。T'Challa觉得Ross应该只是做了噩梦,悬着的心稍微放下了一些。
慢慢走到床边的T'Challa发现Ross已经醒了,Ross也并没有隐瞒什么,只是还保持着蜷成一团的姿势,睡眼惺忪的看着T'Challa。T'Challa什么也没说,坐到了床边,Ross向另一边动了动,T'Challa躺下,Ross依旧盯着他看。T'Challa什么也没说,转身抱住了Ross。Ross也什么都没说,只是闭上了眼睛。T'Challa看着眼前的人眉头终于舒展,人也放松的睡去,觉得心里终于踏实了。

------
我真的好想开车,可是我不会-。-
旋风哭泣………